瑞玲今天(星期二)下午約好來見我,

她這個學期就要畢業了,

我趁機問她一些對系上課程的觀察與建議,

以及這四年來在廣電系的學習心得。

瑞玲是我導生班的學生

自從她大一新鮮人進入世新就讀開始

作為她導師的我就一路伴隨著她成長,

四年下來,看到她確實在分析與溝通表達的能力上大幅進步。

當她從同學口中知道我要接任行政工作的消息,

除了覺得訝異,也為我感到憂心。

她認為過去這麼多年以來我就像一名隱士,與世無爭,

現在突然要接任這麼繁雜的工作,

將來一定會遭遇到很多阻力,

更何況有許多事並不是短時間可以改變的,

她提醒我要有心理準備

聽到她這一番提醒,我心裡突然覺得好感動、好窩心,

感動的是看到自己學生真的長大了,

以前是當導師的我要去擔心她們提醒她們,

現在倒是她們在提醒擔心起我了。

其實不用學生提點,

自己心裡也很清楚,

接任行政工作絕對不是一件輕鬆的差事,

而且還是吃力不討好的苦差事,

有點理想的人都會想為學校系上多做點事,甚至除弊興利,

但想要有所改變,就一定會牴觸到某些人的權利或利益,

最後就會得罪一票人。

原本朋友就不多的我,接任行政工作之後,朋友恐怕又更少了。

但如果為了怕得罪人,又恐怕會落得什麼事都做不成的局面。

這印證了在中國人的社會「做事難,做人更難」的道理。

光從過去這段時間為了研究所增設MA組的事宜所進行的討論看來,

我已經深深感受到「想做的事太多,能做的事太少」的焦慮與失落感,

當自己詢問過更多學生,了解系上有更多問題急待解決,

可是偏偏這些事情的解決都牽涉到人時,

無力感便油然而生。

我想,過去很多事一定是無法解決或沒人想要解決,

才會一直拖到現在。

想著,想著,心情開始有些沉重,

不知自己的樂觀能撐到何時?

只能盡力而為了。

 

謝旭洲 2011/3/22

hsuch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